可以看aV的软件

通过舆论带节奏裹挟民意,再通过汹汹民意推动标准制度,这一向是资本企业操纵市场和推动标准建立的惯用手段。

一如后世大量媒体谴责相关国营单位垄断食盐,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响应,结果放开的结果就是食盐价格的一路暴涨。同理还有后世的高价猪肉,表面看是猪瘟引起的短期供应短缺,但实际上却是大量媒体谴责环保问题,以环保问题倒逼国家取缔小型养猪厂和个体户,只留下大型猪场,这样的直接结构就是供应短缺,猪瘟不过是一个契机,因为就算没猪瘟,这些大型猪场也会想尽其他办法来“合理”涨价,把自己布局的投资连本带利全赚回来。

也就是私人医院自己不争气,只想着捞快钱,本着能坑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做一锤子买卖,把任何进门的人都往死里坑,结果败坏了声誉;否则在医患矛盾最激烈的时候,私人医院完全可以布局全国,不说取代公立医院,但至少通过优质服务等方式抢夺市场,占据半壁江山还是能做到的。

现在周铭让张海那边做的舆论造势,不过就是在重复这些步骤,不是周铭终于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而是周铭并不矫情。

正所谓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就是好猫,同样一把枪,在罪犯手里和在警察手里,概念能一样吗?

就现在造势这种事情,就算周铭不让张海去做,难道其他人就不会去做了?那与其给那些真正的资本家去做,周铭觉得还不如自己来的好,至少自己做事还是有底线的,不像那些家伙,恨不能敲骨吸髓的。

张海那边的运作很到位,不过一个多礼拜的时间,民间的节奏就已经完全带起来了,普通民众不敢轻易去买电脑,哪怕是免利息分期,或者是赠送一些礼品什么的,都没办法留住消费者。

而电脑城那边,由于媒体的曝光,直接导致他们生意变得越来越难做,消费者根本不信任他们,哪怕你是当着他的面拆开的包装,也仍然怀疑你以旧卖新,老板对此也无可奈何。

对此,不是没有电脑公司想过解决办法,青方和同顺这些电脑公司就曾高调宣称保证自己的电脑全新,甚至还愿意承担送质监局的费用。

“现在市面上出问题的都是未来和飞船这样的品牌电脑,我们跟他们不一样,我们的电脑都是经过严格把控质量的,他们害怕质监局,所以要么查出了问题,要么主动自证清白,可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你们可以拿去送检,我们出钱都没关系,只是一个信任!”

可就算这些电脑公司的销售人员和电脑城里的老板们都说成了一朵花,消费者却依然不买账,他们认为这些电脑公司跟质监局那边根本就是串通好的,他们才不相信。

于是国内的电脑市场突然一下子就陷入了十分低迷的境地,所有人都在努力,但却怎么也解决不了一样。

娇俏轻盈少女清新写真

“不管怎么样,现在都是我们这些中等电脑公司上位的好机会,我们一定得牢牢抓住!所以各位同僚,我知道你们已经很久没休息了,我也和大家一样,但是请相信我,只要我们抓住了这次机会,未必我们就不能成为下一个未来集团,你们未必就不能成为下一个杨方元啊!”

很多电脑公司的办公室里直到深夜仍然通火通明,公司的老总正在给他的员工开会,想方设法的激烈他的员工。

“现在千万不要买电脑,你忘了才曝出来的洋垃圾事件吗?而且之前新闻不也曝出来很多地方都在退货,就连咱们学校电子阅览室都退了不少,你想那么多电脑被退回去,那些奸商能甘心吗?他们肯定会想办法再卖出去啊,所以我们至少现在能不买就不买电脑,多跑跑电子阅览室总比我们上当受骗要强啊!”

在大学的宿舍里,同学们都这么商量着,谁的钱都不是大风刮来的,必须要谨慎一点。

至于在其他需要电脑办公的机关和其他单位里,领导们也都在告诫他们的下属:“大家都先克服一下现在的问题,洋垃圾的事情闹的这么大,就连隔壁单位他们的退货到现在还没解决,我们可不能重蹈覆辙。”

当整个市场都在相互戒备,所有人都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在电子研究所的会议室里,周铭张海带着飞船公司的技术人员,和李振南院士他们仍然在探讨着关于标准建立的问题。

这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活计,因为在国外都没有类似的经验可供借鉴,所有东西都得自己摸索,这更加重了标准建立的难度。不过好在后来唐然那边送来了美国那边的一些内部方案,才给了李振南他们一些研究思路。

“每一块芯片在出厂以后为了防止芯片老化,都会在表面覆盖一层抗氧化膜,而这层抗氧化膜会随着时间和使用次数的增加而渐渐老化,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是不可逆的,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特性,来确定芯片的新旧,判断芯片是否属于洋垃圾。”

李振南打开投影仪,一边放着幻灯片一边给周铭做着解释。

其实这套方案也就是唐然从美国那边弄过来的内部标准,李振南在研究以后做出的简化版。

周铭放下文件:“对于这个标准,我个人是没任何意见的,现在只是唯一的问题在于究竟老化多少算是超标了,是一点都不允许,还是留有一定的余量?”

“我的想法是最好留有一定的余量。”张海首先说道,“因为毕竟任何芯片在出厂以后都会进行一定的调试,不管是抽样检测还是什么,都会对电子元件产生影响,除此之外我们定标准不能只考虑我们品牌电脑,还有那些组装电脑,他们的芯片还要拿给客户展示的,如果我们的标准定的太高,那会引起矛盾的。”

李振南却不同意张海的话:“标准还是要定高一些的好,我承认芯片出厂肯定会有调试,可这种调试必定是非常细微的,我不是没有做过检测,这样的方式对抗氧化膜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帮助组装电脑那边就更说不通了,因为原本这些经销商就该有作为展示的元件,你怎么能拿展示的元件当全新的卖给消费者,这不是欺诈吗?”

李振南和张海为了标准的定量一如既往的争论起来,周铭早就习惯了。

周铭很清楚他们为什么争论,李振南作为老教授,希望能定个高标准,但张海作为电脑公司却不希望,因为周铭之前的决定,飞船公司从那些渠道商回收回来很多电脑,其中有些是全新的,有些是洋垃圾电脑,还有一些则是废旧电脑,尤其是那些才卖出去,客户基本没有用过几年的新机器。

张海定标准打的就是这批电脑的主意,希望通过标准能把这批电脑也纳入新机器的范畴,然后可以为公司赚上一笔。

要是之前,周铭会不管,毕竟标准的制定就是互相讨论妥协的过程,自己最好还是不要强行干预,不过随着现在市场的形势愈演愈烈,自己也该给这场争论画上一个句号了。

周铭于是先暂停这次会议,周铭叫张海一起出去喝茶。

在茶桌上,张海向周铭抱怨:“周铭先生您说李院士他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直就揪着这么一点小问题不放,他难道不知道现在所有标准都是我们飞船公司一家在推动吗?要不是我们,等国家出标准,那不知道等猴年马月去了,但他现在就这么一点量化还要跟我争?”

听着张海的抱怨,周铭不慌不忙的给他沏好一杯茶,然后问他:“你觉着我们现在讨论标准的目的是什么?”

张海想也不想的回答:“那当然是等着成立电脑协会,我们飞船电脑借着这个机会成为行业领导者啊!”

“所以那你为什么还要在这么一点细枝末节的问题上纠缠呢?难道就那一点电脑,就能决定飞船电脑是行业领导者还是普通企业吗?”周铭反问他。

张海脸色不好意思,他知道自己心里那点小算盘被周铭知道了。

到了下午会议重新开始,周铭直接对李振南说:“我已经和张董谈过了,标准就以李院士你那边为准,不过在具体量化的时候,还是需要稍稍放宽一点,避免出现不可控的情况。”

虽然周铭不管研究所也没在飞船公司有任何任职,但在这个会议上,周铭的话无疑就是给会议拍了板。

对标准拍板以后,接下来的工作就是做好成立电脑协会的最后准备工作,找好相关的行业企业,联名向相关部门递交材料报告等。

“张董你可以联系姜老板他们了,现在也是轮到他们该做的事情了……”

周铭对张海说着,却突然愣住了,因为周铭感觉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张海也察觉了周铭的愣神,他很快想到了:“周铭先生,我们是不是忘记李老板他们那些带回收技术去未来集团的渠道商啦?”

周铭哎呀的一拍桌子:“我们忘的就是这个事情啊!”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