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下载二维码安卓观众

类似这二人的对话不时的在其他四座孤峰上演着。

天色渐暗,向这处山坳赶来的人越来越多,这时四峰上已人满为患不下万人。

季辽与木远姗姗来迟,走到两座孤峰间的一处缝隙处,放眼望去,只见在他们身前已经排成了一条长龙,还有不下数百人等着入场。

季辽目光微闪,来了紫气宗数年,他还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紫气宗四峰弟子聚集在一起,感觉颇为新奇。

“这人怎么还这么多。”木远翘着脚向前方看了一眼,懊恼的说道。

季辽倒是没木远那般情绪,反而很是淡然的笑道,“无妨,耐心等上一会便是,何必着急。”

木远无奈一声叹息,跟季辽说道“诶,其实这里在白天的时候人更多,我就是为了避免在这里傻站着,才特意选了拍卖开始之前到这里的。”

季辽淡淡一笑,当是回应。

二人又交谈了一会,此时他们身后又多了不少人,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紫气宗内门弟子服侍的男弟子,在他们身边走过,径直的向着长队前面走去。

季辽诧异的看了一眼这少年,这少年年纪不大,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皮肤很是白嫩,长相颇为清秀,这少年一路向前迈步而行,所过之人纷纷侧目看向他,不过这少年却像没看到一般,把旁边之人当作空气,举止颇为傲气。

少年一路行至入口,看守之人是一个外门男弟子,样子不过二十出头,看到这个少年脸上顿时换上了一副笑脸,连忙打招呼“诶呦郑师弟来了。”

那少年淡淡的对那人点点头,并没说话,赏赐一般的随手一抛,一枚下品灵石便从他的手上抛出。

清纯美少女午后慵懒私照

看守弟子双手接过,笑道“郑师弟请。”

那少年更是没等看守之人说完话,就直接走了进去。

因季辽已经在这里站了有一会了,已经到了附近,所以把这一幕看的真切,季辽狐疑的一声“这个人是谁?怎么这么嚣张?”

在季辽这个队伍里可不光都是四峰的外门弟子,其中也有一些内门弟子在内,不过却都没有那个少年嚣张,竟是插队入场,而在这里等了这么久的人,也没一个人出来制止的。

木远也是看到了这一幕,想了想“不知道,看他穿的服侍应该是行云峰的弟子,能这般行径之人其背景一定很深。”

木远也是好奇,但他也不认识那个少年。

“他你们都不知道?”就在季辽和木远正狐疑之际,在他们前方的一个身穿行云峰弟子服侍的人,回头对他们说道。

二人同时一愣,随即季辽换上一副笑脸,淡淡一笑“呵呵,我等二人乃是衍水峰弟子,平时极少打听这些事,还望师兄赐教一二。”

“好说,好说。”那人随意一摆手,然后开口说道“刚才那人叫郑天龙,是我们行云峰最新一代的天骄,郑天龙在凡间便是一个势力庞大的修仙家族子弟,不过他性格生来傲慢,执意闯阵入门,没想到还真被他给闯过来了,因其天资极高这一进入宗门后,除了你们衍水峰,其余三峰为了抢夺郑天龙,三峰峰主还差点动手,到最后郑天龙入了我们行云峰,一入峰便被我们峰主收为亲传弟子,在我们行云峰地位极高,就好比…对,就好比你们衍水峰的龙姬龙师姐。”

听了这人介绍后,季辽顿时明白了,原来那个叫郑天龙的家伙是一峰的天骄啊,难怪会这么嚣张,同时也想到,如果是龙姬那对谁都冷漠的性格,到了这里恐怕会比郑天龙还要嚣张。

季辽没觉得什么,但站在一旁的木远一听那人提到龙姬顿时就不干了,不屑的一撇嘴,“我呸,什么玩意儿,就凭他也配跟我们龙姬师姐相提并论,我看他就连给我们龙姬师姐提鞋都不配。”

龙姬在衍水峰的名声自不用说,就算是她不在附近,衍水峰的男弟子也不允许其他人诋毁他们心中的女神,只要谁敢那么做,衍水峰弟子一定会玩了命的护着龙姬,甚至为其动手也说不定,根本不管龙姬知不知道,木远是衍水峰的弟子,自然也是这一种人了。

那人看木远这个样子当即哈哈一笑,“哈哈师兄何必如此,我只是那么一说罢了,况且在我心里也是如你一般仰慕龙姬师姐,龙姬师姐可是我们四峰弟子心中的共同女神。”

木远听了这话,神色才一松,对着对方一抱拳,“在下衍水峰木远,敢问师弟….”

“行云峰、孔林。”那人一抱拳,报上自己名讳,随即看了木远身边的季辽一眼。

“季辽。”季辽同样回礼,对着孔林说了一声。

听到季辽的名字,孔林的眼睛顿时就瞪的滚圆,不可置信的上下打量起季辽来。

季辽被这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苦笑一声道“孔师兄怎么了?”

“你就是衍水峰新崛起的天骄符师季辽?”孔林把季辽由上至下看了个遍后说道。

“哈哈哈,师兄谬赞了,在下是一名符师不假,不过却不是师兄口中的天骄。”季辽哈哈一笑洒然回了一句,同时也暗自惊讶,没想到自己的名声就连行云峰的普通弟子都知道了。

“诶,我最近可听说了,衍水峰出了一个千年难遇的逆天符师,一个月至少制作五百多张符箓,似你这等天才,将来进入内门简直是手到擒来,季师弟别太谦虚了。”孔林一听季辽承认,便更加热切起来,毫不掩饰的恭维道。

紫气宗走的是精英路线,所以外门弟子想要进入内门极其困难,除了一些天资极高,或者有特殊体质的人,其余的就要看外门弟子的修炼进境,若是在二十岁之前凝气成液,那么也有可能进入内门,又或者对宗门做出极大贡献的外门弟子,也可破格升入内门,余下的就是有特殊能力的弟子,也有机会进入内门,剩下的就在无他法。

季辽是一名符师,而且在符箓之道上的悟性让人啧舌,也算是有特殊能力的弟子那一类了。

其实他的一举一动早就引起了衍水峰长老们的注意,曾经也有几位长老向衍水峰峰主提及季辽的事,也有意收季辽为徒,不过这些话均被得了金丹老祖命令的张若仙给压了下来,而这些事季辽却一点也不知道。

三人正直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入口,三人一一交付了一枚下品灵石,便同时迈步走了进去。

此时的四座山峰人满为患,见到这幅热闹的景象季辽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当即好奇的四下扫量起来。

他们三人来的较晚,好位置早被人占了,如今四峰只剩下了一些边边角角,不起眼的位置。

孔林不想错过与季辽交好的机会,四下看了一眼,指了一座山峰。

季辽顺着他指的地方一看,却见孔林所指的地方倒是有三个空的位置,不过那座山头所坐的弟子大多都身穿红色道袍,显然是被赤霞峰的弟子给占了。

但这些只是弟子们自发的占据一个山头罢了,并没指定哪个山头归哪一边,所以他们三人也不在意,径直走向那里。

在那处位置坐下,三人顿时有一种被赤霞峰的弟子们包围了的感觉,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赤霞峰弟子,均用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但都没出声制止。

“孔师弟,你选的位置可真是妙啊…”木远被这些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当即便用幽怨的眼光看着孔林说道。

“嘿嘿嘿,大家都随便坐嘛,我就不信他们赤霞峰还敢撵我们几个不成。”孔林尴尬一笑。

季辽坐下之后,也是左右看了一眼,对着身边赤霞峰的弟子微微一笑,便扭头看向场内。

就在此时,在他们三人的头顶上方,一个人突然站起身来叫了一声“季师弟,季师弟!”

这声音极为清晰的传进了三人的耳朵,同时仰头向上看去。

季辽看到站起来的人眼睛顿时一亮,遥遥对着那人一摆手,“芦师兄好久不见。”

叫季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季辽多年未见的芦竹。

芦竹还是那副老样子,背着个大葫芦,一副笑呵呵的模样,见季辽起身,当即对着季辽一招手,“季师弟,来这里。”

芦竹说完拍了拍身边的人道,“师弟你和我那好友换个位置。”

芦竹人缘极好,是一个势力极大的修仙家族子弟,而且他天资又高,是一个少有的没有架子的宗门天骄了,在赤霞峰乃至整个紫气宗少有不认识芦竹的之人。

在芦竹身边的同是一个赤霞峰的内门弟子,见芦竹让自己与季辽换位置,当即幽怨的看了一眼芦竹到,“芦师兄你看他那位置….”

“废什么话啊你,赶紧的,就当帮老哥这个忙了。”芦竹一拍那人的脑袋,说了一句。

“我…诶….”那人还想说什么,但看芦竹的样子,也不好意思推脱,只能摇头起身向季辽走了过去。

芦竹的这个动作,顿时让季辽有些为难了,尴尬的看了一眼木远与孔林二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木远是惊讶的看着季辽,芦竹他也认识,只是芦竹却不认识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刚进入宗门没多久的季师弟,竟与芦竹还有交情。

孔林也认识芦竹,但既然芦竹开口了,他自然也没阻拦的道理,对季辽一摆手“季师弟去吧,不必难为情,我等若在这里不舒服一会在换个位置就是了。”

木远也对季辽点点头。

既然他们二人都表态了,那季辽也没薄了芦竹面子的意思,当然几年没见季辽也想与芦竹说些话,对着他们抱歉的一拱手向芦竹那里走了过去。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