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直播你懂的

不是他。

时笙放开无尘。

凤辞不会对她的灵力产生这么大的抵抗。

那就先捅几剑好了。

无尘这边刚缓过来,就见对面的少女,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把长剑,那架势正准备往他这边捅。

“小狐妖,等等!”无尘赶紧出声,这小狐妖暴力起来太可怕。

然而时笙并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长剑毫不迟疑的捅过去。

无尘身子往后一仰,整个人翻出铁剑,朝着下方堕落。

下方是成片树林,无尘直接摔进茂盛的树冠中,稀里哗啦的砸在地上。

摔得晕头转向的。

他晕乎乎的从地上爬起来,忽的对上一双拳头大的暗金色瞳孔。

一只金黄色的老虎站在他一步远的地方,正转着脑袋打量他。

清新美妞惹火翘臀

他身子一僵,一只腿还跪在地上,姿势颇为怪异。

“吼!”老虎突然咆哮一声,背部微微弓起。

这是进攻的讯号。

无尘手缓慢的摸向腰间的玉佩。

就在他手摸到玉佩的时候,老虎尾巴一夹,嗷呜一声,朝着旁边的灌木丛跃去,眨眼就消失在无尘面前。

“你现在连只老虎都打不过,你确定要跑?”背后响起恶劣的声音。

“你想捅死我,我不跑,难道等着你捅?”无尘忍不住吐槽。

“我又不会把你捅死。”毕竟你还有用。

无尘:“……”以前他觉得自己挺招人讨厌的,现在才发现,他其实也没那么讨厌。

不过这样才更有意思。

无尘扭头看向身后的树冠,“你想怎样?”

时笙从树上跳下来,走到无尘跟前,毫无形象的蹲下去,“你帮我杀个人……不对,是只妖。”

“谁?”

时笙微微一笑,“玄风。”

“……玄风?”她说的那个玄风是他知道的那个玄风吗?

“就是他,你帮我杀了他,之前的事,我们就一笔勾销,如何?”时笙怂恿无尘。

“我们之前怎么了?”

无尘不解,他们不就是打了一架吗?之后阻止他杀人,也不算什么深仇大恨。

她竟然追到万神宗,这么看起来,她是不是看上他了?

“小狐妖你莫不是喜欢上我了?”无尘裂开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你真要是看上我,我也可以委屈一下,勉强收了你。”

时笙一巴掌拍过去,“少做春秋大梦,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帮我杀玄风。”

“诶,不要动手动脚,杀就杀,反正他是妖,杀妖天经地义。”

说完无尘大概觉得不妥,补救一句,“当然像小狐妖这么好看的妖,我肯定是舍不得的。”

时笙皮笑肉不笑的扯着嘴角,“他们放弃你是正确的。”

无尘知道时笙说的是万神宗的人,他不在意的捋了捋头发,“是金子总会发光,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

时笙悠悠的补刀,“然而金子的下场往往是被融掉。”

“小狐妖,你对我这么不友好,小心我不帮你杀玄风。”

无尘扬了扬眉毛,眸中满是精光,“你实力不差,真要想杀玄风想必不会太难,可是你却找我去帮你杀……这说明什么呢?”

她身上还有那种堪比天道威力的玩意,怎么会惧怕一个玄风?

时笙眸子微眯,等着无尘的下文。

无尘拖长音,“这说明……要么是你不能杀玄风,最新直播你懂的要么就是你不敢杀玄风。小狐妖,你说我分析得对不对。”

“所以呢?”

“所以,想让我帮你杀玄风,就对我好点。”

“对你好点……”

“是的。”

“……草你大爷,还敢威胁老子,你托马哪儿来的自信,这样算不算对你好?”

无尘被揍一顿,再也不敢随便威胁时笙。

这小狐妖的脑回路和常人根本不一样。

……

“喂,小狐妖,你是不是把解药给我,我这样怎么帮你杀玄风?”无尘走得气喘吁吁,没有灵力的弱鸡。

走在前面的少女顿了下,回头,扯着嘴角浅笑。

“到时候自然会给你。”

无尘不死心,“万一突然遇上怎么办?到时候你在给我就来不及了对不对。”

“来得及。”

无尘:“……”

无尘要解药无果。

两人走出山林,进入有人烟的官道。

“小狐妖,好渴,休息一下。”无尘指了指前面的茶棚。

也不管时笙跟不跟来,他直奔过去。

时笙慢慢吞吞的跟上去。

茶棚里也卖吃的,无尘这几日都是吃的野果子,早就饿得不行。

“小狐妖……”

时笙冷眼瞪过去,无尘立即改口,“小漪。”

时笙收回视线,继续喝面前的粥。

无尘看了那碗粥几眼,妖也吃粥?

还真是第一次见。

他见过的妖,不是吃人就是吃生肉,从来没见过这么接地气喝粥的妖。

无尘好奇,“小漪,你之前为什么惹到岳阳宗的人?”

“集体狂犬病。”

无尘:“???”

集体狂犬病是什么意思?

这和他的问题有什么关联?

“你们想干什么?”

女孩子的叫声从旁边传来,因为靠近城池,官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比较多,这叫声,立即将所有人都注意力都集中到这边。

几个大汉正捉着一个姑娘,上下齐手。

污言秽语更是难听。

这姑娘是店家的女儿,店家站在旁边,畏手畏脚的去拉他们,但是显然没什么效果。

时笙淡淡往那边看一眼,垂下眉继续喝粥。

跟着她走了一段时间,无尘发这小狐妖不管做什么,都是一副胸有成竹,嚣张狂妄的样子。

那不是普通的人运筹帷幄,是一种——

傲视群雄,老子谁也不怕,不服来干的姿态。

但是她又从来没轻看过谁,只要和她没什么冲突的人,别人给她一个笑脸,她也会回一个笑容。

别人给她一分善意,她心情好或许会赠以十分的善意。

但是有时候又会像现在这般,漠然不关心,冷眼旁观。

她心中没什么大义,她有一套自己的规则。

可惜,他并不懂她的规则是什么。

真是奇怪的小狐妖。

无尘对时笙越发感兴趣。

无尘:我想要她。

小仙女:这是你想要就能要的吗?

无尘:怎么不能?

小仙女:人妖不能相爱。

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