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草莓视频

*** 世上从来不缺观众,缺的只是热闹事。

在凉棚坐着的官员目睹着眼前的一幕,饶在兴致地谈论着。有人这书吏咎由自取,有人则这个官员有辱斯文,但更多人是在着一些八卦。

林晧然从旁人的中得知,这个干瘦的官员叫雷长江,户部的七品主事。但得罪了新上任的户部尚书贾应春,如今被外放到广东任同知。

京官外放,升一品,这已经是惯例。但这次其实是明升暗降,毕竟一个七品的户部主事要远重于偏远省份的一个同知,这怎么看都划不来。

如今雷长江在户部门前行凶,仕途怕是彻底毁掉了。这种地方的官员若登上户部的黑名单,怎么可能还有升迁的机会,没准还会成为下次京察的陪葬品。

雷长江看着顺天府的官兵到来,这才收了手,而书吏的脸已经肿成猪头般。

自古“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个书吏能够在这里收茶水钱,自然有几分底气。而他的底气正是来自于吴鹏,他是吴鹏曾经的属吏。

在两个差役的掺扶下,这个猪头脸的书吏指着雷长江厉声道:“将他抓起来,是他打的我,周围人都可以作证!”

这些顺天府的官兵亦是头疼,这种涉及官员的案子最是难办,但看到行凶者只是一个七品官,亦是暗暗松了一气。

雷长江脸色一沉,当即瞪着那名书吏道:“他先出辱我家母!”

却不是他无理取闹,而是这个书吏刚才用湘语骂他老母,而他恰恰听得懂湘语,所以才勃然大怒地出手狠揍这人。

书吏似乎有恃无恐,指着周围的人,满脸嚣张地询问道:“你我出辱你家母,这里有这么多人,谁听到了?”

恋猫清纯美女居家热裤小露美腿养眼写真图片

雷长江当即望着那些官员,有一、二个官员躲避他的目光,但更多却是一脸茫然。很显然,这里绝大多数人是听不懂湘语的。

书吏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当即又恶狠狠地道:“你别想诽谤我!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行凶伤我,今天我跟你没完,咱在公堂上见!”

雷长江的心里亦是一沉,倒不怕跟他对簿公堂,只是如今的形势对他极为不利。一旦要赔偿这人汤药费,那他恐怕都无法再筹足赴任的盘缠了。

正是这时,一个年轻人走过来淡淡地道:“我听到了!我可以帮你作证!”

走出来的年轻正是林晧然,而他恰好听得懂湖南话,曾经跟一个湖南妹子有过长达半年的同居生活。

“你?……不要乱话,心祸从出!”书吏看着对方只是一个六品官,当即用威胁的目光瞪着这年轻官员道。

他感到今天极是邪门,平常那些四品官员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但今天有个七品芝麻官跟他动了手,然后又一个的六品官也敢跑出来跟他作对。

啪!

却是谁都没有想到,林晧然突然扬手扇了书吏一个耳光,当即怒骂道:“你不过是一个书吏,还反了不成?辱骂朝廷命官亦就罢了,还敢出言威胁本官,你是想找死吗?”

哎!

旁边的官员看着,都是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书吏真是嚣张惯了,亦不看看对方是谁,翰林侍讲也是他能威胁的吗?何况人家都快成为礼部尚书的女婿,连吏部尚书都得敬他三分。

书吏被这巴掌打醒了,更被他的话吓到。这辱骂朝廷命官的罪名却是担不起,虽然他的权势不,但却不是官身。

另外,他亦是反应过来,这年轻人是的六品官不假,但对方似乎是翰林官,正是那个大明最有前途的文魁君。

“你如果要状告他,我可以帮你做证。”林晧然抬头望向雷长江,用着湖南话道。

书吏这时吓得魂都丢了,有着林晧然作证,他哪里还有狡辩的余地,当即跪地求饶道:“的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饶过人吧!”

却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叩疼了头,眼泪当即流了下来。

“算了,我教训了他一顿,已经出了气!”雷长江摇了摇头,然后朝着林晧然拱手道:“多谢林修撰出手相助。”

很显然,他亦是猜到了林晧然的身份,在整个大明能穿六品官服的年轻人,只是连中六元的大明文魁林晧然一人矣。

“雷主事,客气了!”林晧然谦虚地回应道。

他今天选择出手,其实藏着一份私心。这人调到广东任同知,若是落在高州府任同知,那他的族人没准得到一些关照,想结下这个善缘。

“我可不是什么主事了!”雷光明苦涩地摇了摇头。

跟着翰林院相似,户部这里同样存在着竞争。虽然外放不一样就回不来,但像他这种得罪上官的,几乎注定跟户部尚书无缘了,仕途更是黯淡无光。

“其实外放未必是坏事,只要尽心尽力做事,亦能造福一方百姓呢!”林晧然坦诚地望着他,一副很有信心地道。

雷长江却是苦笑,但旋即反应过来,心地问道:“林修撰,你来吏部是……”

“幸得皇上恩宠,特将我升至翰林侍讲!”林晧然并没有隐瞒,朝着西苑的方向拱手道。

雷长江的嘴巴微微张开,极为吃惊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年轻人。

他苦熬半辈子才是户部七品主事,而这个年轻人已经是正六品的侍讲,哪怕现在被外放,直接就是知府一级了。

不过他又不得不佩服,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官员,竟然亦会在草棚子就餐。

这边的风波平息,那名书吏被背着送医,顺天府的官兵亦是离开。

吏部派人出来喊人进去,翰林官的地位确实超然。在那些四、五官官员还在眼巴巴地望着的时候,林晧然跟高拱却率先被叫进了里面。

跟着上次流程差不多,直接到了文选清吏司,跟着员外郎又客套了一套。

林晧然本以为没有官袍领取,但却意外地领到了一套新的六品官袍,只是不确定这是翰林官的福利,还是属于惯例。

虽然已经升职到翰林侍郎,但圣旨并没有提及让他回翰林院报道,所以他还得到无逸殿,在那里继续兼着司直郎。

只是他才回到无逸殿,严阁老就将他叫了过去。***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