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成人版富二代

..co,最快更新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林晧然知道自己的官途是要披荆斩棘,不可能谁都不得罪,更不可能谁都巴结,故而对秦鸣雷表现出来的敌意完没放在心上。

不说他这位左侍郎的地位要高于对方,且二人在礼部有着明确的分工,具体事务上并**什么制衡,根本犯不着理会这个捡来状元的右侍郎。

由于地位间的差距,令到这场接风宴显得很是克制。除了龙池中的胆子要肥一些,其他人都是规规矩矩地敬酒,或者像何宾那般说些恭维的话。

在上任和分工之后,日子似乎一下子进入日常的工作生活之中。

林晧然虽然升迁很快,但这一路走得很扎实,从雷州知府、广州知府和顺天府尹早已经磨炼出处理事务的能力,对礼部的事务亦是手到擒来。

礼部其实是一个比较清闲的衙门,仪制和主客清吏两司的事务并不算多,会同馆和铸印局暂时亦**什么事情要劳烦他这位左侍郎大人。

次日上午,他乘坐轿子又来到了西苑门前。

这一次,他不是要面圣谢恩,而是特意前来拜见当朝的首辅。

内阁,原本是天子的秘书,内阁大学士的品秩仅是正五品。六部百官向皇上奏事,皇上遇到不懂的地方,则是会向内阁大学士进行询问。

只是不可能每一个天子都如同朱元璋那般能够独当一面,天子处理这些大大小小的事务,却是越来越依赖于内阁大学士。

到了最后,天子索性让内阁大学士直接处理奏疏,在奏疏上面用小条子写好意见再呈上来,这便是票拟制度的由来。

小甜甜的美腿

随着这套票拟制度的成熟,内阁大学士的地位越发重要,已然是凌驾于六部之上。特别是天子怠政的时候,票拟的意见天子自然不会逐一认真查阅,故而首辅的票拟几乎等同于圣旨。

到了本朝,嘉靖已经罢朝二十余载,整天都是沉迷于修道。哪怕尚书大人想要见皇上一面都难,更别提要揣摩皇上的心思。

正是如此,很多**的奏疏先咨求内阁的意见,然后才正式上疏陈述,致使当下的内阁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百官之首。

林晧然现在出任礼部左侍郎,于情于理都要前来拜会内阁两位大佬,算是明确双方的从属关系,跟着徐阶保持着表面上的和睦。

无逸殿值房,檀香袅袅而起。

“下官拜见元辅大人!”

林晧然进到值房之中,显得恭恭敬敬地施礼道。

徐阶身穿着华贵的蟒袍,眉目间显得很慈善,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精神抖擞,抬头见到林晧然从外面进来,便是如沐春风般地抬手道:“若愚,来了,快快请坐!”

“谢元辅大人!”林晧然又是施予一礼,便在桌前的空椅坐了下来。

跟着严嵩喜欢效仿嘉靖盘腿在案前办公不同,徐阶则是坚持着坐在书桌前票拟奏疏。却不知他是不屑为之,还是根本没发现此举显得不够忠心,亦或者是其他另有缘由。

不过在徐阶身后那面墙上,那副“以威福还主上,以政务还诸司,以用舍刑赏还公论”的字还是高高地挂着,彰显着他跟“专相”严嵩的不同。

徐阶让亲信送来了茶水,显得颇为欣赏对望着林晧然道:“此番南下整顿盐政,不仅重重打击了那帮私盐贼子,而且还解决了积弊多*的盐弊,皇上对此甚为欢喜呢!”

“此次盐政能够取得成功,亦是多得元辅大人的鼎力支持,不然很多工作亦是开展不起来,更别说是让纲盐法顺利实施了!”林晧然从来都不是居功自傲的性子,当即便是对徐阶进行恭维道。

徐阶虽然心知整顿盐政跟他的关系并不大,但心里亦很是舒畅。

有着林晧然的这一番话,恐怕在后世的史书之中,他亦是有一份功劳,毕竟这些事情是在他出任首辅期间完成的。相较于那些经济损失,似乎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徐阶温和地打量着林晧然,显得关切地询问道:“若愚,刚刚入职礼部,可遇到什么难事吗?”

林晧然端起桌面上的茶盏,当即闻到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心知这内阁再差的茶都是常人无法触及,闻言便是正色地回应道:“倒是有一件,故而此次特意前来请教元辅大人!”

徐阶“呃”地一声,却不知林晧然是为了此次拜访找的借口,还是真的有什么棘手之事,便是表现出很感兴趣的样子。

那名亲信正往着火盆添几块银丝炭,听到林晧然的话,亦是显得感兴趣地抬头望了林晧然一眼,想知道林晧然究竟遇到了什么难事。

“下官当*在广东负责开海事宜,曾经到访南洋吕宋等藩国,藩国很多国君和酋长得知我大明****是圣明天子,表达出很强烈的朝圣愿望,但苦于勘合遗失。当时下官不过是广东巡海道副使,自是不敢应允,但亦是一直将此事铭记于心!今大明跟南洋的贸易往来频繁,如果此时能够让他们前来面圣,一来可壮我大明天威,二来有利于本朝跟南洋藩国的贸易,不知元辅大人认为如何?”林晧然说明了事情的缘由,显是一脸诚恳地询问道。

徐阶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接着深深地望了一眼林晧然。虽然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小子回京定然不会安分,但却是**没想到这才第一次正式见面,这才刚刚上任便直接抛出了这么一件大事情。

他并**当即作出回应,而是顺手端起桌面上的茶盏,脑子迅速地运转起来。这南洋的藩王想要面见圣明天子的理由自然不可当真,只是不知道林晧然让南洋藩国朝贡打的是什么主意。

却是不得不承认,这小子实在太过于能折腾,远要比吴山还要难对付。没准这其中便有什么**诡计,他不得不时时提防着这小子的阴招。

徐阶轻呷了一口茶水,便是打起太极拳地询问道:“若愚,此事可曾跟李尚书商议?”

标签: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