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深夜,灰狼传情

学校虽然上课的时间不一定,但是放学时间是统一的。一到放学,大门口就是各种各样的七彩头发飘扬。

时笙坐在学校对面的椅子上,看着这些人成群结队,或则被家里的车接走。

直到学校门口的人少下来,时笙才看到牧羽从校门出来。

他视线环顾一圈,找到时笙,然后大步走过来。

“这么久?”时笙仰头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年,怎么看都觉得好看,真想拿个框裱起来。

【……】宿主你这样的思想很危险啊!冷静一点!

我就想想,又没干,你嚎什么?

【……】你真要是干了,那还来得及吗?

系统心累,时时刻刻要防止宿主有什么危险的想法。

哦,对,它没有心。

但还是累。

就算没有心,也挡不住它心累的决心。

清纯朵朵干净眼神诱人至极

少年微微颔首,没有言语。

“你……”时笙站起来,往他那边靠了靠,“身上有血腥味,谁的?”

少年瞳孔微微一缩,下意识的伸手看了看,很干净,没有血。

良久他放下,“别人的。”

“那就好。”时笙笑,“走,回家。”

回家……

他似乎从来没听到有人这么和他说过。

牧羽的稳了稳心绪,“我要去工作。”

“嗯?”

“你先回……去吧。”

“你很缺钱?”

牧羽轻声答:“没人给我生活费。”

从他搬出牧家,一切的费用,都需要他自己去挣。房租,生活费,一切都需要用钱。

时笙没说包养牧羽,这个智障的自尊心比以前那些要强得多,“我和你一起去?”

牧羽有点不愿意,他不想她看到自己……

牧羽突然愣住,为什么不愿意呢?

以前的未息也跟着他一起去过,他并没有这种感觉。

牧羽眉头皱了皱,张了张嘴想反驳,最终却没说话,沉默的往前走。

他打工的地方在天堂街附近的一间咖啡厅,牧羽站在门外,好一会儿才推门,门铃叮铃铃的响,轻灵欢快。

“咦,小羽今天有空啊?这几天都没来,我还以为你最近课业忙呢?”站在吧台后面的女人听到声音抬头看过来,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

“未息也来了?”女人从吧台后面出来,指了指角落的位置,“未息坐那边吧。”

时笙打量女人几眼,心底有了底,点头示意了下,往女人指的方向走。

“心姨,点下货。”后门有人叫女人。

“来了。”女人应一声,又对着牧羽道:“看你脸色不太好,要是身体不舒服别勉强。”

牧羽摇头,指了指后面。

心姨点点头,和牧羽一起去了后面。

等牧羽出来,身上已经换上统一的工作服。

他先给时笙拿了一杯水,侧着身问她,“会很久,你可以先回去。”

时笙没回答他,反而伸出手,“你手机借我玩下。”

她这身份不需要用手机那么高科技的玩意,之前也没让她悠闲着玩游戏的时间,时笙也一直没去买。

牧羽看她一眼,将手机解锁后递给她,然后拿着东西去忙了。

牧羽的手机很干净,几乎和买来的时候差不多。

时笙翻了翻这个世界比较牛逼的游戏,然后等着下载完成。

牧羽几次看她,她都低着头玩手机,手指在界面上飞快的移动着,那画面非常赏心悦目。

“小羽,未息和你关系好点了?”心姨在吧台后面问牧羽。

牧羽看心姨,心姨笑着解释,“以前她来一会儿就走,今天等你这么久,你和她关系是不是好些了?”

牧羽好一会儿才点点头。

应该算是吧。

心姨语重心长的道:“小羽你得多试着和人交流,别总把自己困在一处。”

牧羽似乎没听明白,他胡乱的点点头,端着咖啡给客人送去。

心姨摇头叹息。

咖啡厅营业时间很长,但牧羽是小时工,所以晚上十点左右,心姨就让他走了。

出了咖啡厅,时笙一边玩游戏,一边道:“你和她关系很好。”

牧羽想了想,“心姨很好。”

时笙将手机往他兜里一揣,“有我好吗?”

牧羽摸了摸有些发烫的手机,回答不出来这个问题,或者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脸上有些许迷茫。

时笙也不逼他,“以后你会知道,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牧羽手指无意识的捏紧手机,片刻后才道:“回家吧。”

……

天堂街的晚上很热闹,各种各样的人在街道上穿梭,喧嚣声让寂静的夜变得绚丽起来。

牧羽面无表情的从这些人中过去,有的见他样貌,想上前搭讪,可目光一接触到跟在他后面的时笙,顿时歇了这个心思。

牧羽住的楼需要穿过几个巷子,这里很黑,巷子里偶尔能听到男人和女人的喘息声。

甚至是有的直接在巷子口就开始。

牧羽走在前面,他突然顿住。

时笙一头撞到他身上,她摸摸鼻子,“怎么了?”

牧羽没反应,时笙绕到他前面,借着上面一户人家的光看清他的脸。

他脸上的表情从愣怔变成迷茫,之后又爬上些许惊恐。

时笙往巷子那边看一眼,伸手捂住他的眼,“没事,别看了。”

牧羽眼前陷入黑暗,被搂进一个怀抱中,接着他就被抱了起来。

等他眼前有光的时候,已经回到家中。

狡童站在门边,正好奇的往里面观望,“王,刚才有人来找你。”

“谁?”

“不认识。”狡童摇头,“不过我看他不像人类……也不像恶魔,对了,他留了封信给你。”

狡童摸出一个信封,递给时笙。

信封上什么都没有,时笙拆开信封,里面就只有一张纸,龙飞凤舞的写着几个大字——

给我等着。

时笙:“……”

这字迹……

这语气……

慕白。

现在都特么学会上门挑衅了!

有本事你丫的亲自把信交给老子啊!

你跑什么?

妈的智障。

*

【这是一个假群】

慕白:哼,我要上线了!

时笙:老子的剑已经饥渴很久了。

慕白:……冷静,本绅士要冷静。

时笙:冷静也挡不住你秒跪的脚步。

慕白:……再见吧朋友!寂静深夜,灰狼传情